欢迎来到凯发娱乐传媒模板!

利来手机版选择ag发财网

新剧测评室|高级?聒噪?社畜狂怒?这个喜剧新综还真复杂_腾讯

文章出处:未知 │ 网站编辑:admin │ 发表时间:2021-11-01

html模版新剧测评室|高级?聒噪?社畜狂怒?这个喜剧新综还真复杂_腾讯新闻

2021年10月30日刊|总第2673期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

第三十八期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是一档由爱奇艺出品、米未联合出品并制作的原创喜剧竞演综艺节目。节目通过集结新喜剧人,成立30个喜剧小团队,经过3个月的角逐,最终诞生年度最佳喜剧阵容。节目于2021年10月15日起每周五20:00在爱奇艺播出。

金望月

老中医,眼花心不老

喜剧无疆界。看这个节目,一边笑,一边会有“这是个什么玩意儿”的内心伴奏。

搞到笑就是胜利,这是马东在节目里一直标榜的。也是年轻人天然爱听的,他们就怕受到管束。所以各种跳进跳出、喜而不剧、拟人拟物、狗血鸡汤…就全来了。

也有不好笑的时候,确实不想笑,但还是要忍受李诞的电锯式笑声。他不是讨好型人格,他是领笑的惯性。

没来由地逗乐,香港人叫无厘头。大张伟说是“闪闪发光的神经病”。我说这是“后现代”。我也不准知道后现代理论,我觉得它就是在一个平面的散碎知识点上跳来跳去。关联肯定有,逻辑在哪里,论证在哪里,纵深在哪里,结构在哪里,大概是没有答案的。

笑了就可以了。搞笑成功就不用理会追问。商业化,就是结果导向。有了结果,过程不再有任何意义。而泛政治化则是步步为营,不肯留下任何把柄。这两种倾向此消彼长,前者目前只能在边缘地带活动。

梗都能get到,但还是经常会觉得聒噪。自己下个评语吧:我老了。

看过演技竞演综艺、音乐竞演综艺,喜剧竞演倒是第一次看。首先喜剧大赛这种形式就很有新意,创作可以天马行空、表达可以多种多样,同时也能让喜剧小白正儿八经地了解什么是学院派口中的sketch、漫才、SNL…

其次看这个综艺让我切实感觉到,观众的喜剧审美确实是很主观的,同一个表演有人觉得好笑,有人觉得不好笑,是一件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就比如我自己看《大巴上的奇怪邻座》时,一个“社交牛逼症”是怎么一步步把一个正常人带偏了,就给我看乐了,但现场打分就一般。这档综艺就是很直观地把人与人之间这种主观的喜好参差呈现出来了,像个实验一样,也能让你很坦然地接受。

再者,五个会长(嘉宾)马东、徐峥、黄渤、于和伟、李诞确实起到了业务交流和专业点评的作用,至少没有和喜剧节目本身脱钩,也不仅仅是一种端坐在那里的象征性符号。甚至于看他们几个人的互动有时候比表演更吸引人。

所以我对这种新节目的发展,整体还是持乐观态度的,也确如表演指导老师刘天池说的,在这个喜剧平台上,要鼓励新的形式、新的尝试。

Annie

熬夜刷剧大魔王

马二

看到有人刷分,就无能狂怒

看《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的时候,总有一种错觉:他们想让观众明白什么是高级的幽默。老实说,这不是一件容易事。契诃夫的喜剧必然比开心麻花的闹剧高级,但高级不代表能收获更多的受众,不代表能得到更多人的认可。

这档综艺上的很多表演也是如此。已经播出的三期中,《三毛保卫战》是高级的,完整性、戏谑性、讽刺性和时代性在它的身上都能看到。更重要的是,它的表演完全基于演员自身,超脱传统的文本意义。但它并不是最好笑的,也不是传播度最广的。至少在第一期节目中,网友明显对《互联网体验》更有兴趣。它恰恰与前者相反,是纯粹的一种文本取胜,或者说是讽刺取胜。表演倒成了其次了。

从打分来看,评委会无疑对结构高级的喜剧更青睐。这也是我前文所说的错觉,他们似乎在“教观众做事”。现场的观众也很给面子,连王梓的默剧都取得了很高的分数。虽然播出时的弹幕中,大部分都是质疑声:这段好笑在哪儿?

于这一点来说,郭德纲是看得通透的。早年他也有过不少结构巧妙、嬉笑怒骂的相声,比如《揭瓦》《西征梦》《列宁在1918》,甚至还有过一个相声剧。但观众不太给面子,只爱听“于谦的父亲”和“屎尿屁”。如今,他也乐在其中了。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能纠偏这一现状吗?很难说。但希望能起一点作用。

蓝色法国号

以评促建,鼓励为主

互联网是媒介也是思维,它改造了主流观众,所以每一种大众文娱形式,也面临着被它改造的命运。

这几年,唱跳选秀取代了青歌赛,单口喜剧颠覆了相声江湖,12集短剧狙击了长篇连续剧,但被“感动中国”风占据的小品口,还在原地踏步。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要耕的就是这块肥田,想洗的就是被“春晚”小品磨砺了多年的观众眼球。

所以关于喜剧要不要好笑,是不是只要好笑的问题,就留在《脱口秀大会》的舞台上吧。风格、出身没那么统一的《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真的什么样的喜剧都有。有让人笑得深刻的,比如《笑吧!皮奥莱维奇》;也有让人笑得羞耻的,比如《三毛保卫战》。

所谓年轻人的喜剧,其实就是互联网思维的喜剧。互联网思维的关键就是“超链接”??在各种各样的信息间,通过联想,建立关系。这个过程,换个说法,就是所谓后现代的“拼贴”。当我们在对文化符号模仿时,夸张、变形一些,就是所谓“戏仿”。把“拼贴”和“戏仿”作为喜剧创作的要诀时,就有了现在所谓年轻化的喜剧。

在喜剧欣赏上,年轻观众不需要铺垫,像超链接一样的跳脱“拼贴”很好。“拼贴”也不是无厘头,当舞台上的偶像服务生说出“挖机机挖专业”时,观众的瞬间领悟恰恰是有厘头。

所以,《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的可贵之处,是小品人跟互联网原住民一代,在思维习惯、知识背景上,久违的一次同构。

《一年一度戏剧大赛》的可喜之处在于:能看出喜剧形式的疆界,却看不见喜剧内容的天花板。节目里虽说介绍了不少喜剧理论、制造笑点的方法,但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那些贴近生活的创作。

观众能从节目中看到现实,甚至对未来加以思考。《互联网体检》以体检之名,聚焦互联网平台存在的乱象(弹窗广告、会员机制、超前点播等);《三毛保卫战》借头发的口吻传达出大城市社畜的卑微人生,夸张方式的运用令人联想到电影《香肠派对》里的操作(用战争来表现商品坠地的情节);《戏精导航》以角色扮演的形式预设了人工智能的弊端(当“瞎眼”紫薇导航,当佛系观音指路)……

同时,“喜剧的内核是悲剧”亦在作品中体现出来。《好闺蜜》聚焦社交恐惧症人群,为了更好地交流,他们不得不通过媒介(人偶)与他人接触。剧本的多义性,甚至可以将玩偶解读成主角的另一种人格。《世上最美的女人》巧妙地将拼车与恋情出轨融合在一起(一车三人)。以生活中细腻的口吻,来回应残酷的现实,是《一年一度戏剧大赛》的意义所在。

但在喜剧形式的介绍上,节目显得有些刻板。沉浸式音乐剧、漫才、漫画等元素的注入,是创作亮点,但不是观众在乎的点。就像《三狗直播间》中宋木子、合文俊、李飞,表演前说了许多“狗坨子”表演的特征,可惜作品不尽如人意,还不如三人在《周六夜现场》里的表现。

当下创作者,切记不要过多“知解”,把一个大门类划分成多个子类型,将自己的路子变窄。只要内容能让人发笑,有所思考,但凡适合的形式皆可拿来,这样的创作才能诞生出好的喜剧。

思路

逃脱中落网

崔汀

资深影评人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马东主持,还有嘉宾徐峥、黄渤、于和伟、李诞助阵。明星阵容很抢眼,参加比赛的喜剧组合也风格各异,有小品组合,也有漫才组合,现场还有很多年轻编剧作为观众。

从创意到整个节目的形式都非常热闹,并且也明确是要挖掘喜剧新秀的综艺节目。

第一期看下来,只是感觉《互联网体检》比较有趣,其他的节目不太能get到喜剧点,至少没有那么好笑。《互联网体检》最大的爆梗就是讽刺会员还要收费才能体验到更好的服务,现场当时就笑声雷动,都明白是说的爱奇艺。这样勇于自嘲的精神也是可嘉,但现在所有的长视频平台都已经取消超前点播了。这也算是一种讽刺之外的讽刺吧。

虽然在喜剧表演上,有音乐剧、漫才组合等多种新形式,但是喜剧的内核还是要让人会心一笑。节目中很多笑点有点牵强,没办法,现在喜剧类综艺节目太多了,包括脱口秀大会也是喜剧的内核,要想出很好的喜剧新点子,对于每个喜剧人来说,都是个难题。

《一年一度喜剧大会》一看就是米未传媒的节目,风趣健谈的嘉宾,搞怪幽默的片头,以及花里胡哨的场景布置。

《一年一度喜剧大会》给我的第一感受就是花里胡哨。诚然,这个节目上有很多优秀的喜剧作品,比如《三毛保卫战》揭示社畜的悲惨生活,比如《偶像服务生》辛辣嘲讽饭圈乱象......这些节目既搞笑,又具有深度与现实意义。

但我始终不能理解,喜剧节目为什么要搞个大赛?喜剧本身就是为观众解压放松的。人与人之间的笑点也并不相同,好笑与否没有一个具体的标准。设置了比赛,却没有明确的规则和标准,成败与否全凭主观,到底缺少了一点公平性。

喜剧而已,实在没必要内卷成这样。社畜人下班回家,只想躺平开怀一笑而已。

阎七

嗑学家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